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边塞 >

大唐最强音:边塞诗结果好正在哪儿?

gecimao 发表于 2019-03-11 04:19 | 查看: | 回复:

  国庆节,我们就要又一次出发去往丝绸之路上游学了。临行前,继续给大家分享一些相关的文章。

  边塞诗,堪称是大唐最强音,声名卓著,大家都知道。但你知道边塞诗究竟好在哪里呢?

  从文学的角度上来说,意境开阔、格调高亢,那自然没错,但这么抽象地说,你也未必就能明白。

  不如给大家讲几个文学史上的小故事,对照着来看看,边塞诗是怎样一种神奇的存在?

  在两千五百年前,孔老夫子有个小小的生活愿景:“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春和景明之际,一小撮成年人,带着几个熊孩子,出门踏青,在河里泡个澡,在山间吹会儿风,唱着地方小调,游乐一天,开开心心的回家。这是个多么祥和美妙的场景啊!

  就像我们今天,趁着周末,带着家人孩子,去郊外踏个青,得来似乎并没什么难处。但孔子得不来!那是个乱世,乱离人如丧家犬,这么简单的幸福,却只能默默留在心里。

  暮春三月,会稽山下清风徐徐,流水涓涓,山花鸟语正浓,又一个踏春出游的好季节。当地最有学识的一批人,相约着来到河边,喝酒,唱歌,作诗……游目骋怀,众人你吟我唱,来参与这次盛会的著名文学家、书法家王羲之也写下了“天下第一行书”——《兰亭集序》,这份风雅,让今天的我们望尘莫及。

  王羲之开始了感慨:“修短随化,终期于尽”、“死生亦大矣,不亦痛哉!”、“临文嗟悼”、“悲夫!”

  在如此美好的时刻,他们却突然想到了生死,宇宙,幻灭,想到了古今变迁,想到了人性善变,情随事迁……

  所有参与盛会的人,个个学识渊博,声名显赫,权倾朝野,然而,面对如此盛景,却没有一个能开心得起来。有了心事,再好的风景,也不过是过眼云烟。就像汪峰的歌曲《河流》里唱到的:“月亮这么僵,彩虹也那么迷惘,总是在最好的时刻满怀悲凉,只因为生命注定在不羁中死亡……”

  时间继续向前走,到了《红楼梦》的世界里。又一个暮春时节,宝玉带着一本《西厢记》,躲在大观园里痴痴地读着,突然一阵风吹过,片片桃花落了满身,这个场景,恍然不是人间。宝玉起身,抖一抖,花瓣落入大观园的小溪中,沿着沁芳闸一路而去……

  正巧此时,黛玉手把花锄,也在一旁,细心将落了满地的花瓣收拾起来,放入绣囊,埋入土中,希望它们能不受半点染污,复归黄土,命为“花冢”。俩人一照面,一边葬花,一边接着在花树底下一起研读《西厢记》,顺便还开一个不疼不痒的玩笑,你撩我,我撩你,场景简直不能太祥和。

  一份简单的快乐,两千五百年前的孔夫子的一个看起来那么微不足道的愿景,实现起来,却何其难哉!

  大唐开元年间的一个冬天,洛阳城的某一个酒店里,来了三个潦倒失业的文艺中年男人。此时此刻,既没有山花烂漫,也没有权势富贵,一看这架势,就是个悲剧,肯定快乐不起来啊!

  三人坐定,叫来酒菜,正准备小酌一番,酒店里突然来了一批“大唐娱乐圈”的朋友,要搞个party!好吧,咱这失业人员,还是给人家让个坐吧!

  于是,那边的歌女们吃着火锅唱着歌,这边的三个文艺中年男人听着偷乐,因为她们唱歌的歌词,都出自这三位的手笔。

  这是王昌龄的诗《芙蓉楼送辛渐》,我们今天知道,这是千古名诗,也是一首送别诗,写得相当棒!棒在哪儿呢?在最后一句,“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就是说,虽然我离家已久,家人想念我,我也想念家人,但我不想“比惨”,也不愿“煽情”,离家我是有事儿干,要一心一意干我的事儿。有寒雨,有夜,有楚山,有足够的理由洒一把眼泪,但我就是不愿那么矫情。不矫情,才是大唐!

  这是高适的一首诗。他在想念一个已经死去的朋友。夜深人静,一个人,打开箱子,看到了死去朋友的曾写给他的信件,不禁想流泪,但生生又给憋回去了,“泪沾臆”就可以了,千万不能流出来沾了衣。转念一想,哥们儿,虽然地底下很阴冷潮湿也寂寞,但你是谁啊?你是文化人,像汉朝的杨雄那样的大文化人!一个人,哭了也没人看见;为死去的人掉几滴泪,不丢人;谁还没个想哭的时候呢?有无数种理由哭出来,但人家就是不哭,而且画风马上又转到积极向上的一面去了。这,才是大唐!

  这又是王昌龄的诗,写一位常年得不到帝王临幸的妃子,过得好惨!天天早上起来,打扫卫生,打开大门,摇着团扇,望着帝王的大殿,日思夜想,皇帝就是不来。年年岁岁,曾经的小姑娘如今已经变得人老珠黄,这是命运的不幸啊!也有足够的理由伤心一回,哭上一场。但画风马上接着转道“犹带昭阳日影来”,老怎么了?等不到又怎么样?再等等,说不定皇帝还会来呢!这,才是大唐!

  到此为止,王昌龄乐得合不拢嘴,哈哈,虽然哥们儿在江湖上混得不好,但哥们儿的歌词一直传唱在江湖啊!哈哈!

  官场混得惨就算了,连娱乐圈也混不下去了!换黛玉,早哭了,但王之涣却没哭,不只没哭,还怒了。他怒拍桌案道:“呸,你们这种烂诗,也就配给这些三线明星来唱。看看,那边最漂亮的那位,绝对一线明星,她一出场,要是不唱我的诗,我这辈子甘拜下风,永远不和你俩争第一;要唱的是我的诗,啥也不说,你俩就给我磕头拜师吧!”

  正是王之涣的《凉州词》。在这首诗跟前,其他几首所谓的千古名诗,真就被虐成了渣。黄河白云,关山万里,边塞征伐,这等辽阔意境,就碾压众人;另外呢,少跟我扯什么春风杨柳,暮春三月,一觞一咏,赚什么眼泪?哥们儿不需要!在这儿打仗,挺好。

  其他的诗,是有理由哭,但不哭!到这首《凉州词》,是压根儿不找哭的理由!在塞外,你觉得太阳好毒,风沙好大,生活好艰苦,呵呵,我们认为在那里蓝天白云,纵马驰骋,比你在郊外踏青幸福千万倍!这,就是大唐!

  更“可怕”的是,这样的大歌,竟然是一个唐朝的一个特别美丽的女子唱出来的。试想一下,让王菲唱一首《好汉歌》,会是什么画风?但那才是大唐,一个美丽的女子,照样有辽阔视野,照样壮怀激烈的时代!

  当时酒楼里的画风,大概可能和谭维维开嗓唱《华阴老腔一声吼》有一拼吧,感受一下!

  大唐壮美辽阔,激昂奋进的气势,就在这里。大唐的最强音,也在王之涣,王昌龄,高适,岑参,王翰,王维,李白写下的边塞诗里。在河西走廊上,在塞外边关中……

  这个国庆节,就让我们吟着大唐的最强音,去往河西走廊,在兰州,在敦煌,在张掖,在酒泉,在祁连山下,在玉门关旁,重新寻觅大唐的气度来!

  最后,再附上几首满是男儿阳刚气血的边塞诗,来体验体验,那个不哭不闹不要命不怕死的时代!

本文链接:http://rbbts.com/biansai/268.html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