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边塞 >

【人文】边塞画家徐亮

gecimao 发表于 2019-03-07 16:53 | 查看: | 回复:

  在壹佰美术馆,我驻足于长6.5米、宽1米的《奔腾急,万里战犹酣》长卷前:十九匹骏马头颅高昂,鬃尾飘扬,连成墙,聚成阵,汇成一股生命的洪流,嘶啸向清风,所处无空阔,奋飞不羁,势不可当席卷而过。观之热血贲张,荡气回肠。每读一次都有不同心得。9月6日,在廊坊市文联等单位举办的“一书一画一世界”个展上,今年76岁的艺术家徐亮先生对我说,这是他满怀深情地为党的十九大创作的。

  有人说,徐亮的画儿是一种意境,是一种哲学,是一种表现大漠精深内涵的美学思想。看他的画作,便涌起走马沙海、阔步边疆的冲动。他是中国石油601857股吧)美术事业的奠基人之一,中国画创作的跋涉者,曾任新疆美协理事,克拉玛依文联副主席、文联秘书长、美协主席、书协副主席、群众艺术馆馆长和石油管道画院副院长兼秘书长等职。

  在那一切听从党安排的1965年,徐亮从贵州大学艺术系毕业,选定人生目标,投身到石油大会战的克拉玛依。他背负不辱使命,深入戈壁生产第一线,用心体悟生活,冥思苦想创作点,蹒跚前行。岁月铸就了他的筋骨与意志。新疆山山水水因其广袤、雄浑、粗犷、荒寒、神秘的地域性特征,成为他拓展传统中国画的表现内容。

  把自己融入环境,再脱颖而出,徐亮用画笔描摹钻井场景,凸显冰人冰塔,点染原油喷薄而出的喜悦,讴歌石油人艰苦创业的情怀。他的画作走进了克拉玛依、新疆和中国美术棺,以及央视举办的国画、油画精品展。他的作品发表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美术》等报刊上。诸多作品被境内外馆藏,广大观众进一步了解了克拉玛依,认识了感天动地的石油人。

  饱经丝绸古道风霜的徐亮,1994年调到了中国石油画报社。滋养他成长的克拉玛依,依然是他创作的源泉,所有题材依然是那片神奇的大漠。在他的画作中涌动的依然是对边塞浓浓的情致。近几年,人民美术出版社和四川美术出版社出版了他的两部大型画集,取名都为《回眸大野》。虽然徐亮离开克拉玛依近20年,但对大漠、胡杨、风城、奔马、钻塔情有独钟。

  2011年,徐亮应邀回新疆举办《边塞风情绘画展》,又把状写大野的心血之作送回了新疆,作品全是中国画,而且全是边疆题材。辛卯夏日,他向克拉玛依和乌鲁木齐全面推出了他近年来的艺术成果。

  展览取得成功,向人们展示了中国西域风韵和人文情怀,引起当地媒体关注,反响强烈,许多艺术评论家纷纷撰文高度评价展出的画作。他在赠送的手提袋上印有“感恩”两个,表露自己的心声。

  中国画讲求画中神,画外意。西域大、野、奇、古的厚重感、苍茫感、神秘感等审美感知,乃是徐亮感物象而升华为心灵化、精神化的认识。他的中国画用笔遒劲,应物象形,随类赋彩,经营位置,骨法传移,气韵生动,通过对形的摹写呈现“神”的意趣。他的创作显著特点是一个“意”字,画面有意境,有诗情,神髓物我交融,情意动人,抒发自己。

  地域性的自觉与张扬成为徐亮的动力,使艺术观念与方式都驻落在他创作的空间里,有着更加真实的出发点。细品他一幅幅雄健苍劲的画作,脑海里回荡的是一首首沉郁的歌,留下的是亢奋。这体现在画作的磅礡气势和所折射出的生命力上。画中悲壮、神秘这些特色,没有孤立的存在,它们往往同时呈现于一幅画中,只不过在某些画中各有强弱罢了。

  30年的大漠生活,铸就了徐亮西域丹青艺术。他的“胡杨”“马”“新疆天地”“雅丹地貌”四个题材系列的国画创作,以飘逸洒脱的用笔,简赅地勾画出人物的精神、气度,草草数笔,仪态迥出。尤其是细处,笔意粗犷,气质肃穆,险怪传神,承续了魏晋以来中国山水画艺术澄怀风骨,内省感悟的精神传统,意象雄浑,境界苍莽,情感激越,豪气奔放。无论是题材选择还是立意造境乃至笔墨形体与趣味方面,均有不少前无古人的新意盎然之处。

  在徐亮笔下,一株胡杨就是一个人生、一种境界,一片大漠就是一段沧桑、一部历史,而一个雅丹地貌就是一个足以包容人与自然关系的大宇宙。他继承了元明以来中国丹青艺术借笔墨写景、写意、写情的传统,造境奇特,笔墨乖张,立意高远,以独特个性的大开大合艺术形式,探索实践丰富了中国画传统。

  走进徐亮家一间不足8平方米、名曰“知了草堂”的小屋,桌子上摆满了画稿和书籍。他随手打开一本笔记,里面全是他写的诗歌。他说,这是为画作提款做功课,每天必写一首。由于房间狭小无法作大画,他常常趴在客厅的地上作画,忘记了自己的年龄。儿女们过意不去,让他到自己单位的小会议室球台上作画。可是遇到公司开会或培训时,他就没了地方,思路停摆。

  徐亮把美术当科研事业来做,不肯留下丝毫遗憾。对他来说,一是读书,二是读画。他数十年如一日干坐冷板凳,以书画为伴。他还研读了许多美学理论的书,乃至诗词古籍之类。

  从事美术事业半个世纪,无论个人还是团队收获频丰,为啥不是中国美协会员?我不解地问徐亮。他平静地对我说:“许多名和利年轻时都没有顾及,现在自己年龄大了,还计较那些干啥。走不完的路,登不完的山。我将一门心思画好西域山水画,不思其后了。”一个人只有在生活中做到无我的境界,才能在艺术上达到有我的境界。

  徐亮说他是大漠的儿子,艺术的种子埋在大漠的沃土中,必将生根开花结果。徜徉于他的画作之间,一首乐音在耳中萦绕:“……啊克拉玛依,我要歌唱你,我要靠近你,你是大西北的宝石。”他对大漠爱得深沉,作品诉诸着艺术家的情愫,气韵已然冲出画幅之外,回荡于苍穹,体现着时代的大美精神。西部已经觉醒,西部艺术正以全新的面孔在中国文化的框架中建立,为世界所瞩目。

本文链接:http://rbbts.com/biansai/34.html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推荐文章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