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民谣 >

为什么说中邦民谣的根儿正在西北

gecimao 发表于 2019-03-11 20:56 | 查看: | 回复:

  戈壁滩上,贫瘠荒凉,黄河岸边那些烈如风、浓过酒的歌,根植于一方水土一方人的生活中。

  西北这片黄土地,在南方追逐发达的脚步时,依旧默默孕育着它鲜为人知的文化世界。2006年被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花儿”这种传统的民间歌曲形式广泛地流传在青海、甘肃、宁夏等地,可以说中国民谣的根儿在那里。

  那里有很多人活着,还有很多人生长,当然也有一些人死亡。那里的花开在粪土之上,那里的草长在石头缝里,那里的音乐流淌在风沙中,倾泻着星空与湖泊的自由、质朴和诗意。

  城市物资贫乏、气候条件不宜居住,所以生活在这里的人都很忧伤,就像诗人一样,与生俱来的忧伤。西北的民谣就宛如唱不尽的关于生活的诗,无论你喜欢民谣或不太了解,都可以了解下这几位同来自西北,中国民谣发展过程中重要的民谣乐队、音乐人,他们的民谣是土地里长出的歌。

  2003年成立于甘肃兰州,主唱/木吉他刘堃在兰大毕业后曾去北漂,90年代在全国各地的音乐人聚集的“河”酒吧听到更沉淀的声音而决定去做更贴近土地、生命和内心的音乐。取名“低苦艾”,荆棘丛中背芒而生的苦艾草,生长在低处,离土地更近。他们的代表作《兰州兰州》让人们感到走出去的人在领教了其他所谓繁华都市之后,反过头来对这个城市却有了极深的眷念,有一种别样的归属感。

  这是一支来自新疆的世界音乐民谣乐团,国内稀有的如游吟诗人般足踏莲花、且行且歌的先行者。他们专注于多元化民族跨界融合音乐创作,音乐极具西域游牧气质、与土地根源、人文息息相关。2009年发布的《尼勒克小镇》也是一张记录各地的地图民谣专辑。

  旅行者乐团主唱、创作人、编曲、弹拨乐手张智在面对媒体询问他有没有可能也去参加一些电视节目,张智回复说:“我们的音乐遥远辽阔,冰雪中有温热,没有在这片土地经历生活挣扎过的人,是无法理解大雁翅膀振动的声音,水滴和暴风的喜悦的。”

  1995年成立于宁夏银川的地道西北民谣摇滚乐队,主唱吴宁越粗犷的宁夏口音再配上布衣流畅的编曲,西北男人的铁汉柔情都在此了。布衣成立22年却依然大步巡演在路上,他们走出了大西北,让更多人感受到西北音乐的质朴、纯粹。听他们的歌曲,仿佛徜徉于宁夏那一方世外桃源粗犷无垠的荒野。

  出生于浙江,成长于宁夏银川的苏阳可能是把“花儿”传承得最好的音乐人。那首炙人口的《贤良》“你是世上的奇女子呀/我就是那地上的辣辣缨呦/我要给你那新鲜的花儿/你让我闻到了刺骨的香味儿”这些取材于普通老百姓日常食色生活的素材才听得那样接地气,舒服。苏阳在《贤良》里找寻着他音乐的根,那是驻扎在贫瘠黄土地里的每一个晨昏日落。

  从2006年第一张专辑《贤良》到2010年《像草一样》,近日,沉淀七年的苏阳发布了新专辑《河床》,依旧深情拷问现时代下的人与土地。而宁夏川的风不停地吹,少年人也渐行老去。

  他们是黄河的忠诚孩子,尽管命运多变。成立于1995年,经历了主唱小索去世、成员等人员变动后,直到2011年,野孩子才重组,继续唱着西北的民谣。如他们的歌中写着:“生活好比那黑夜里漫长的路,走过的人他从不说出来。” 对于一些标签和高度的赞誉,他们却一直很低调......

  野孩子乐队的现场演奏风格是不插电,重视配乐和配器,他们曾经从兰州沿着黄河一路步行采风,汲取了大量青海、甘肃、宁夏的民间音乐演奏形式和曲调。2001年,张玮玮和郭龙加入后,手风琴和手鼓也是野孩子乐队必不可少的伴奏乐器。如今,张佺、张玮玮、郭龙、马雪松、武锐的固定五人阵容堪比乐队鼎盛时期。

  无论是野孩子《黄河谣》:“黄河的水不停地流,流过了家乡,流过了兰州。”或者张玮玮的《白银饭店》:“最光明的那个早上,我们为你沿江而来,可是你的愁云消散,我们搁浅在白银饭店。”就像水滋润了苍凉干燥的土地,音乐给我们带来精神的寄托,一切从内心出发。

本文链接:http://rbbts.com/minyao/323.html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