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民谣 >

白叟开胡同音乐会 听爷爷奶奶用儿歌讲老北京故事 北晚新视觉

gecimao 发表于 2019-03-15 17:37 | 查看: | 回复:

  大贝斯、手风琴、钢片琴已经准备好,乐手们都已就位。观众们拿着歌词单等待开场。场地中间竖着一架很大的麦克风,麦克风前的竹椅上坐的是一位年逾七旬的老人。这里即将开始一场音乐会,演奏的主题是胡同里的老北京童谣。

  10月20日下午,在前门东区西打磨厂街的胡同深处,在经过建筑大师修缮设计的218号院落的屋顶。进行着一场特殊的音乐会:“打磨场回响——--胡同童谣”。音乐会的演唱者是几位在北京生活了50多年的老人,他们带来的歌曲,很多是在互联网上搜不着、在今天渐渐被淡忘、,却在上个世纪被广为传唱的北京童谣。

  “以前参加音乐会,唱的都是很雄壮的歌曲,唱童谣,还有现场乐队伴奏,这是第一次;在胡同里四合院的屋顶上唱,也是第一次;听众大都是年轻人,他们跟我学童谣,还帮我唱和声,更是第一次。”第一位登台演唱的老人,70岁的李阿姨告诉北京晚报记者。这次来唱童谣,她很激动,早上4点就醒了,还从家里带来了三面“太平鼓”,这是老北京人在舞蹈时常使用的乐器,“京西太平鼓”也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提前得知乐队会在童谣中加入乐器伴奏与和声,李阿姨也贡献了一个创意:可以在一段欢快的节奏中间加入太平鼓伴奏。

  音乐会开始了,李阿姨先轻声对着麦克风唱起了童谣。她带来的歌叫《小小科学家用手又用脑》,这是在她上小学时学会的,现在已经基本没人知道了。李阿姨唱一句,下面的听众们跟着学一句,。不过几分钟,大家就把整首歌都学会了。正式演唱开始了,乐手们参与进来,加入伴奏,观众也参与进来,成了和声。每一遍唱完后,主导这次音乐会的音乐人--小河,会根据大家的演唱情况对歌曲加入了新的创意:“这句歌词可以用高音吆喝出来,这一段可以加入和声,结尾可以加入一段钢片琴的音阶。” 几遍之后,这首只有8句歌词的北京童谣被演绎得更有层次了。

  刚开始有些羞涩的李阿姨也站起来,把太平鼓分给了旁边的几位乐手,“唱到这几句歌词的时候打太平鼓,这样节奏感就更强啦。”乐手、现场听众和李阿姨都满脸笑容地一起唱着、奏着这首多年前的童谣。他们不断地发挥创意,一首童谣的演唱进行了一个小时。

  演唱完下来,李阿姨高兴地告诉北京晚报记者:“刚学会唱这首歌的时候,我还参加了小学的歌舞表演呢。”边说着边比划起了当年的舞蹈动作。“现在的年轻人真好,能把简单的童谣唱得这么好听,还不失当年的韵味。”

  李阿姨参加的这次音乐会由“打磨场”主办,邀请孚澜文化与演耳文化联合出品,是一个对北京胡同里的老童谣进行挖掘新编的音乐计划。他们在北京老胡同寻找10位会唱童谣的老人,对老童谣进行挖掘和新编,与当下的时代环境产生全新的音乐碰撞。

  “打磨场回响——胡同童谣”已经进行到第三场,每一位来演唱的老人带来了儿时的童谣,也带来了歌里的故事。

  79岁的何洪瑞是第一期的老人,他唱的童谣叫《卢沟桥》:“卢沟桥,卢沟河,卢沟桥上走骆驼,桥上狮子数不清,桥下芦花一片白。”何洪瑞还记得,学这首歌是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在小学的音乐课上,老师一句句教大家唱会的。如今,跟他一起学歌的同学们很多都已经不在了,身边也几乎没有人会唱这首歌了。而这首歌却陪伴了何大爷六十多年。“小时候,我家就住在卢沟桥边上,每次从桥上过,都会情不自禁地唱上两嗓子。毕业以后,天天骑车上班,接妻子下班,也得从卢沟桥上经过,也边骑车边唱。后来搬家,离卢沟桥远了,和妻子出门散步时还是会哼唱起这首歌。无论在什么地方唱起这首歌,卢沟桥上的狮子,永定河上的落日,还有水中的树影,都又清晰地浮现到眼前来。”何大爷动情地说。

  生活中,“何大爷唱歌那是特别棒!”同样爱唱歌的田阿姨和吴先生竖起大拇指告诉北京晚报记者,他们和何大爷因爱好而结识,经常在早晨时相约去公园开嗓。何大爷还有很多爱好:唱歌时总爱穿着一双白球鞋,一条白裤子,一件白T恤,再加上一头白发,真是从头到脚一身白。私下里,他给自己取了个笔名叫“浪漫”,因为“不喜欢受束缚,想摆脱条条框框”。何大爷现在的生活,也可称得上“浪漫”二字。除了唱歌,他自学了书法,家里挂满了自己的作品;写得一手婉转圆润的毛笔字,书房里挂满了书法作品。家中里还放着一架古筝,兴之所至,何大爷会自己创作歌曲会,边弹边唱。然而,对何大爷而言,还有更重要的事——--照顾卧病在床已12年的老伴。何大爷和老伴从小一起长大,何奶奶今年75岁,已经卧床12年了,这么多年来,一直是何大爷在悉心照料她。“她刚生病时,我就推她遛弯,在轮椅后面给她唱歌。那时候她还能说话,她会跟我说:歌真好听!后来病情严重,渐渐说不了话,我唱歌时,她就静静地笑着听。再后来,她吞咽也有问题了,吃饭得借助流食助推器…….我还是很喜欢给她唱歌,。一唱歌就不觉得累了。”

  现在常去玉渊潭公园晨练的人们会遇到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大爷,推着轮椅里的老伴,口里哼唱的,是很多年前的歌谣。

  “水牛儿,水牛儿,先出犄角后出头。”70岁的王金凤轻唱着已传播了几十年的一首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广为传唱的北京童谣--《水牛儿》,她一边唱一边随着歌曲的旋律舒展着身体,眼睛里也很有神采,特别有范儿。

  在王金凤年幼时,胡同里的奶奶们就常用这首歌哄孩子睡觉。王金凤向北京晚报记者介绍道“,水牛儿就是是北京土话里的蜗牛,唱起来歌词里很多都是北京地道的儿化音,特别有京味儿。 “这首歌很有画面感,雨过天晴之后,蜗牛爬满了墙都出来趴在墙上。如果你仔细看,它就像歌里唱的那样,真的是先露出犄角,后钻出头来。以前的孩子们在胡同里玩跳房子时,看到了小蜗牛就情不自禁地哼唱起来。”说起唱歌,王金凤有说不完的心得。她告诉记者,自己从小就对舞台很着迷,对歌曲、戏剧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一度想南下上海去找谢晋。后来从事的工作也和大众文艺相关。退休后的她很喜欢唱歌跳舞,一听说有童谣音乐会,街坊邻居们第一个推荐的就是她。

  王金凤不仅唱童谣,她还琢磨童谣。家里有一本专门记录童谣的老书,书中收录的童谣可追溯到1928年。其中很多童谣已经失传了,王金凤常常拿出来翻翻,研究里面的歌,琢磨歌曲背后意义。“像是《水牛儿》这首歌,它里面其实也没有什么大道理,这首歌唱的都是细致的日常生活,能感受到当时人们对大自然的热爱。它是很自然的东西,是根植于日常生活的,所以当时能流传起来。”

  采访的间隙,王金凤回忆起儿时的北京童谣,随口又唱起另外好几首,“这些童谣能听到的越来越少了,。以前我们唱童谣是一种娱乐,现在的文化环境变了,大家能玩的东西比较多,这是时代的进步。我参加童谣音乐会,倒不是非得要让大家去学童谣。而是让大家知道,在以前有过这么好听的音乐,而且这些民间童谣里面都是时代的记忆,是这座城市的记忆。”

  “记录过去的文化,链接新的文化,是我们寻找唱童谣的老人、举办这次活动的意义。其实童谣只是一个线索,更重要的是童谣里的记忆。我们并不是想让大家千万别忘了过去的东西,而是探索过去的童谣如何在现在的时空下发声,如何让现在这个时空下的人去接触到它,这是我们特别努力的方向。在音乐会现场,我们感受到的不仅是一首老歌,还有一个老人的记忆。歌和记忆以一种新的方式,回响在今天大家共同营造的一个下午。”音乐人小河介绍。

  说起回忆,这次音乐会的举办场地也勾起了很多老人的感慨,李阿姨告诉记者:“西打磨厂街是北京的老街区,历史可以追溯到明朝,因为聚集了大批石器打磨匠人和店铺而得名。但是随着时代变迁,古建筑变成了大杂院,在2008年前后,这里的街道两侧还十分凌乱,很多老建筑还成了危房。但是现在,经过整治修缮之后,这里不仅焕然一新,还举办了这么有创意活动。老童谣新唱,老建筑也焕发了新的生机。”

  这次活动主办方“打磨场”的负责人、天安时间执行副总监告诉北京晚报记者,现在的“打磨场”由七座具有浓郁历史风貌的院落和一座近代建筑组成。它起源于2014年“城南计划”,是在东城区政府、天街集团和天安时间为代表的社会力量的共同努力下,对旧房进行修缮,并邀请多位建筑大师集群设计的老院落。举办“胡同童谣”音乐会第三回的西打磨厂街218号,由马岩松领衔北京MAD建筑事务所进行了院落修缮设计。现在的218号院落又叫作“胡同泡泡”院落,因为在屋顶立着几个巨大的金属“泡泡”。建筑师用未来主义的表现手法给传统建筑带来了科幻和新奇意境。现在,西打磨厂街区的七座院落经过7名建筑大师的修缮设计和由政府主持的改造后,已经全部开放。该负责人介绍,这片建筑的定位是“艺术、生活、科技、环保”,未来将举办更多有价值的活动,更多胡同里的老童谣还会在这里响起。

  旧时京城小胡同里每天都能听到起伏错落的各种小贩叫卖吆喝声。给我印象很深,至今还能学唱的,就有卖臭豆腐的。经常院墙外响起“臭豆腐,酱豆腐,卤虾小菜酱黄瓜哎……”,随着那把“瓜”念成“锅”的余音,各门院里已走出手捧碗罐的老太太小媳妇儿,这就开张

  最近,“辅导孩子写作业”、“报补习班”、“课后三点半难题”等事频频成为热议话题,家长们对孩子的教育问题也是操碎了心,充分利用课余时间报班已成为当下普遍情况。回想二三十年前,你还记得当年自己课余时间做什么吗?不如来看看北京的80后们,童年是什

  最近,京味儿电视剧《芝麻胡同》热播,不少观众对电视剧中地道的老北京土话很着迷。有的老北京甚至听得热泪盈眶,虽然身在故乡但是这“乡音”可是有年头儿听不着了。 资料图 新华社 夸张点说,随着北京成为一个世界城市,老北京话消亡的速度跟“光速”差不

  说起爆米花这种小吃,它与我国的“春龙节”有关。农历二月初二,是我国民间的传统节日“春龙节”。据史载,此节令最早源自古代的“春社”,南宋时期达到极致,元、明后渐衰。古人往往又把对丰收的期望与天神纠缠在一起,形成祭祀与庆祝民俗,彰显出节令气氛。

  由刘家成导演的京味年代大戏《芝麻胡同》在北京卫视开播首日便登收视榜首。从《傻春》开始,刘家成历经了9年的京味创作路程,走得极为艰难,质疑声不断。拍好北京剧不容易,而刘家成拍的《情满四合院》网上评分8.1,《正阳门下》8.2,开播一周多的《芝

  刚刚过去的农历己亥年春节,丰台区长辛店镇辛庄村的回迁居民是在新家中度过的。辛庄村只是长辛店棚户区改造项目的一部分,整个项目共涉及安置房49.5万平方米,约7000套。居民们就近上楼后,长辛店老街的改造规划进入了新阶段,根据北京市新的城市总体

  有一种说法,检验一个北京人是否是真的土著,给他一碗豆汁,如果能就着焦圈和辣咸菜喝下去就算合格,如果能白嘴喝下去,那就是几代老北京无疑。然而这个测试如今已经有些失灵,从70后开始,包括我在内的不少人对豆汁的接受程度已经越来越低。 副食店里“打

  上次讲了腊月二十三、二十四,这次咱们把腊月二十五到二十九这几天的事一块讲。“二十五磨豆腐”是为了合辙押韵,而实际上不见得,哪有家家磨豆腐的呀?这个也有说“炸豆腐”的,反正就是都为了吃的。 北京化工学校的学生在蒸馒头 二十五磨豆腐, 二十六炖

  老北京最热闹的节日不是春节,而是元宵节。得到正月十五闹元宵之后,才算真正过完年。既然是闹元宵,就跟别的节日不同,除了吃,还必须可劲儿折腾,有点狂欢节的感觉。过去,从农历正月十三到正月十七,北京的老百姓要整整娱乐五昼夜。 1957年元宵节,北

  “踩‘岁’喽!”一大早,东城区东四四条内的东四胡同博物馆门口,传来阵阵噼噼啪啪的轻微响声,来自社区的孩子们兴高采烈地将芝麻秸秆踩得噼啪作响,以“碎”谐“岁”,寓意岁岁平安、节节高升,以此春节传统习俗来表达人们对新年的美好愿望。今天上午,包括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版权均属北晚新视觉网所有,转载时必须注明“来源:北晚新视觉网”,并附上原文链接。

  二、凡来源非北晚新视觉网或北京晚报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见网后30日内进行,联系邮箱:

本文链接:http://rbbts.com/minyao/581.html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