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田园 >

一次培训带给乡间教员的美满体验

gecimao 发表于 2019-03-13 21:57 | 查看: | 回复:

  这个教师节,我们关注占据中国中小学教师半数比例的乡村教师的培训问题。他们长期坚守在乡村教学岗位上,工作条件艰苦、待遇偏低、加之信息闭塞、缺少交流空间、发展机会少,以至于被称为新时期又一大。就是这样一个群体,托起了几亿中国儿童的求知梦。如何让这一群体理念跟得上、技能有长进、同时又留得住?本报记者以一个培训案例为切入点,以乡村教师之口,探询他们内心最需要的给养。

  “爱飞翔”乡村教师培训项目由全国政协委员、著名主持人崔永元于2007年发起。项目缘起是2006年崔永元在其发起的“我的长征”——重走长征路上,在江西一所乡村小学看到的一幕。一位教师在一篇课文中讲到飞机,一名孩子问老师:“坐飞机,是坐在飞机的什么地方?”这位老师答:“坐在飞机的翅膀里。”老师的这句回答触动了崔永元,“乡村老师是用可怜的想象,向孩子们描绘着不曾见过的山外世界。”于是,让乡村教师坐一次飞机、乘一次火车、到城市中小学参加一次公开课、到城市居民家里做一天客、与名家学者面对面交流,让乡村教师们开阔眼界、接收先进教学理念的同时,激发和唤起自我学习能力,并将这一切带回乡村课堂,成为“爱飞翔”项目发起的初衷。

  截至今年暑期,“爱飞翔”乡村教师培训项目已连续举办8期,已培训乡村教师1300名。

  “原来我讲课就是满堂灌,现在会有意识的给孩子们留出空间。我现在一般是先讲方法,然后设计一些习题,引导孩子们在小组讨论中找到答案,孩子们商讨不出答案的,我再全班授课。”

  说这话的,是甘肃陇南文县堡子坝小学教师王涛,从北京回到甘肃多日,中国人民大学附属小学数学特级教师钱守旺的《我的24堂课》中的许多教学场景,还不时映现在王涛的脑海里。

  最初来京参加2013年第7期永源公益基金发起的“爱飞翔”乡村教师培训项目,王涛有些犹豫:“来北京培训?有这么好的事情吗?”因为“爱飞翔”项目对培训对象的要求是25岁-45岁之间,在乡镇以下中心小学、九年制学校小学部、村小工作5年以上,小学语文、数学、英语等教学主课的双学科任教骨干教师或身兼多年级主课的单学科骨干任教老师,王涛所在的学区,就他一人符合要求。

  这是2008年从甘肃省民族师范学院本科毕业,当了5年教学点全科教师后,王涛接受的第二次培训。此前参加过的一次培训,是县教育局组织的“农村教学点数字教育资源全覆盖”师资培训。

  “国家给配的硬件设备都挺先进,有43英寸触屏液晶电视、配置很高的电脑主机,也给了从国家基础教育资源网下载课件的注册密码,我认为国家设计的这样的项目初衷是好的,想利用信息技术帮助农村教学点开好国家规定课程,提高教育质量,但是像我们这样的教学点,网络条件基本不支持这样的项目,也没有专用的教师可以上这样的课。”

  朦朦胧胧地来京接受“爱飞翔”项目的培训,上课的第一天,王涛就被充满交互氛围的课堂吸引了。

  “之前我在教学点,美术、音乐、体育这些副科都没开,因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上。没有必要的教具,我以为这些课都是没法上的。这次来培训,通过苏州苏立峰老师那堂《田园教育》的讲授,以及大家一起玩笼式足球、在长城上现场情景教学,我发现原来身边的花草、农作物、生态环境,都可以直接拿来用,变为教具或者是情景教学的一部分,此前这些都被我过滤掉了。如何就地取材、充分利用当地的生态环境进行教学和课程设计,对于我们乡村教师是最受用的。”

  可用的教育资源一下极大丰富,让王涛很兴奋,“这学期教燕子一课,我就带孩子们到燕子窝下去上。和朱老师那样,引导孩子观察生命的变化。”要让孩子们爱上学习,老师自己首先要觉得上课是一件有趣的事情,这是王涛走出甘肃,接受了一次“接地气”的培训,最大的收获。

  孩子们一周甚至一个月不换衣服,老师要管吗?孩子不爱学习,家长也不管,老师们是对这些孩子就放弃了吗?这些原来王涛并没有去关注或深入思考的问题,在12天的培训后,也有了新的认识。“之前听过《弟子规》,但是没有从头读过。这次听岳成律师讲《弟子规》,讲教师的树人责任,才意识到身为教师,不仅是从良心层面,要教好文化知识,还要思考学生走进社会,如何成为合格的社会人,要帮助他们建立规则意识,从小要学会守规矩,培养良好的习惯。”

  在“爱飞翔”第7期培训课上,项目组邀请全国十佳律师岳成为乡村教师讲“教育人的使命”,岳成律师总结出的做人十条,许多乡村教师都入了心,授课效果比项目组预想得好。走出课堂,王涛决定从自己的班做起,让孩子们背诵《弟子规》,“即使学习搞不好,也要遵纪守法,知书达理。”班上有的孩子因为家庭困难,不注重个人卫生,王涛告诉这些孩子:“自己一套衣服,加上一套校服,两身衣服,隔周轮着换,完全可以把自己弄得干干净净,只有把自己弄体面,才能让别人看重你。”从那堂课后,回到甘肃的一年间,王涛也格外重视自己班级的教室环境,因为王涛所教班级的教师环境比别的班级明显整洁有序,引来学校的许多老师来问王涛的治班方法。

  做人教育,就是从点滴小事做起,由接受知识的教书匠,到关注“全人”教育的教育人,王涛认为,通过培训,自己对职业的认知深入了。

  来北京前,曹智并不享受自己所选择的职业。“心理落差很大。从小学到大学,我一直是班长、学生会主席,但是毕业5年后发现,那些各方面不如我好的同学,混得都比我好。”这位2008年从陇东师范学院毕业的本科生,当年凭着一腔热血,选择了离家有几百公里的甘肃文县尖山乡中心小学教书。尖山乡富含金矿,采金是当地百姓的主业。很多孩子家长没太多文化,甚至是文盲,但照样可以靠出苦力,挣到不菲的辛苦钱。“家长们一个月的挖矿收入比我们老师一年的收入还高。所以许多家长把孩子送到学校,并不是因为对教育的重视,而是让老师帮忙看孩子罢了。有时我们好心好意教育孩子,但是因为引起孩子抵触,回家告状,我们还会被家长误读,找上门来,有的家长还会威胁我们。”曹智的教育理想在一点点陨落。

  和曹智有相同心理境况的乡村教师不在少数。“爱飞翔”项目志愿者韩倩经历了和几位乡村老师聊天,问到老师们在家乡工作境况,老师们禁不住泪水横流。“他们的心理压力太大了,不说话都能从他们脸上读出因生活压力写在脸上的沉郁。”韩倩说。

  “如果感受不到内心的舒适,这份职业干不好,也干不长久。”重视心理疏导,唤醒职业热情,进而自主创新,是“爱飞翔”乡村教师培训项目课程设计者蔡田为培训项目立下的培训理念。

  为挑选来京受训的老师,蔡田曾走访了甘肃陇南市的80多个乡镇,“听这些老师上课,有些老师上的课比北京好多老师‘做课’(因参加教学评比、展示等需要,而反复打磨的课)都好很多。”这次听课对蔡田触动很大,做过“国培计划”培训教师、录制过国标示范课,又对一线教师有了一手的面对面对话样本,蔡田重新思考,究竟什么样的培训内容才是基层教师需要的。“对于这些乡村教师,开阔眼界比传授知识更重要;让他们内心获得肯定、获得职业的荣誉感,继而焕发他们个体更大的能动性,比单向的传授理念和知识更重要。”

  “来到北京,我发现原来教师这份职业是一份如此受人尊敬的职业。在许多老师的课堂上,我们收获的是肯定和赏识,而且在沟通方式上,我发现正向的包容、关爱比高高的威严教育管用。”在清华大学教授、国际赏识教育学会会长曾桂安老师的《赏识教育》课堂上,因为早上5点钟就起床开始一天的培训行程,中午又没有午睡,有几位老师忍不住在曾老师的课堂上打起盹来,这位研究赏识教育的专家说了这样几句话:“我们不能说上课睡觉的老师在课堂上打瞌睡就变成坏老师了,而只是打瞌睡的好老师,同样,孩子都是好孩子,不因为他们一次淘气就变成坏孩子,而只是有点淘气的好孩子而已。这样的视角决定了老师们对待孩子的态度,始终要用赏识的视角去看待孩子,才能教育出优秀的孩子。”

  “同样是点醒,一句话用不同的方式说,效果太不一样。”在曾桂安老师的这堂课上,曹智用换位的方式来反观自己过去对于班上调皮捣乱孩子的教育方式。

  “我以后不能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来批评这些孩子,我们受批评也希望不是当众的,孩子们也是有自尊心的。回去我也让这些孩子承担一些班里的事情,我都疏远了他们,何以要求这些孩子听从管教呢?这些内容,其实之前上师范时,书本上也有类似的内容,道理都懂,但是很难落实到实际教学中。还是现场实景教学更入心。”

  接受“爱飞翔”培训,曹智还获得了意外的收获,他开始感受到此前几近耗尽的职业荣誉感,而且还从几堂心理学模块课中,学会了心理调适。“虽然自己没有能力改变教育的外部环境,但是可以享受教育内部的快乐。”

  “来的时候,这些乡村老师的面部表情是僵的,走的时候,他们会笑了,面部和肢体语言丰富了,整个人放松下来。10天对于大多数乡村教师来说,更像一场梦,10天后醒来,他们又会回到生活的原点,面对同样的教室、同样的课堂,唯一能改变的就是自己。”蔡田认为,10天,改变了一个人的心理状态,帮助他们找到幸福的端倪,知道怎么让自己幸福起来,这是“爱飞翔”培训项目最大的价值。“感情互动本来就是教育的一部分,只要喜欢,做的工作才有感染力,也才能做好做长久。”

本文链接:http://rbbts.com/tianyuan/451.html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