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写花 >

陈永康:写花画鸟有板有眼; 梁君度:融古出新气魄特殊。

gecimao 发表于 2019-03-07 16:57 | 查看: | 回复:

  9月27日至10月7日,岭南派画家陈永康与书法家梁君度联袂举办的“百花迎国庆 翰墨献中华”书画展在广州图书馆举行。两位相识50余年的老友,一个画画,一个手书,共展出了62幅作品,其中2幅作品为合作完成,用饱蘸诗情画意的笔书写着他们对脚下这片热土的拳拳深情。

  陈永康主要作品是花——“百花迎国庆”。而梁君度的作品一半是写开国元勋、周恩来、朱德、李大钊、等诗词,一半写歌颂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成就的诗词——“翰墨献中华”。展览自开幕后,参观人流络绎不绝。令人感到可喜的是观众当中绝大部分是年青人,他们既喜书法,也爱中国画,对传统文化十分欣赏和向往。书法家梁君度在开展第二天还专为中学生举办一次书法讲座,参加的青少年众多。梁君度外孙郑楚曦酷爱艺术,专程和妈妈来广州支持公公的展览。

  从小就对画画格外有兴趣的陈永康,不仅喜欢在纸上天马行空地涂鸦,还喜欢临摹小人书上的插画。入读中学后,陈永康得到了美术老师的指点,开始接触国画。之后,又师承岭南名师赵少昂一脉,先后向国画名家陈子毅和周志毅学艺,接受岭南画派的熏陶。

  1961年,17岁的陈永康进入广州粤剧团学习舞台美术,之后,先后进入羊城话剧团、广州京剧团、广州话剧团担任舞台布景,一干就是十几年,画了千余幅舞台布景。挥着油刷,爬着梯子,画大幅布景的经历,让陈永康在国画的创作上更加恣意挥洒,且在色彩光影方面的探习也为他的创作注入了西洋艺术的养分。“画舞台布景给我的自由度非常大,而国画创作是很讲究即兴挥洒的,这让我在之后创作巨幅画作时,更加得心应手、舒畅自如。”

  机会总是垂青有准备的人,1989年,应管理委员会之邀,陈永康为新中国成立40周年创作巨幅国画《凤凰花开红似火》,装点在城楼上,成为继岭南画派大师关山月之后,第二位赴作画的广东画家。时隔十年,他再度应邀,以一幅《岭南荔熟》为新中国成立50周年献礼。这幅大画宽3.6米、高1.1米,画面为数棵硕果累累的老荔,垂于枝叶间的红艳艳的荔枝有1000多颗。画荔枝最费功夫,整件作品陈永康用时三天,而点染荔枝就用了两天。

  著名国画家林墉曾这样评价陈永康的花鸟画,“无论写藤写果写花,抑或画虫画鸟画雀,无不花恣雀跃、栩栩如生!”的确,在陈永康的花鸟画中,他喜欢在流畅自然的笔法线条中营造轻松自由的感觉,以轻清无渣的用墨、用色来突出画面的透明感,并融合岭南画派、海派和浙派的元素,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其中又以牡丹、小鸟最负盛名,因此被人们亲切地称为“雀仔康”“牡丹王”。

  谈到自己画花鸟的心得,陈永康坦言,就是多去写生,多去观察生活,这也是岭南画派的传统。为了画好牡丹,陈永康经常跑到北方盛产牡丹的地方去写生。“广东这边种植不了牡丹,所以五年里我去了三次洛阳、菏泽的牡丹花会,一大早就进到花卉园里面去写生,这个时候的牡丹是最新鲜、好看的,一待就是一整天,通过写生来勾勒描绘花的结构与花瓣的色泽质感,回去之后再以自己的审美观和情感来考虑构图和意境,如果没有写过生我就不画了。”

  正是有了这样扎实的写生基础,陈永康越来越体悟到花鸟画的“写”字,十分重视在笔墨法上的每一笔,以流美畅快的行书韵致去“写”画,他笔下的牡丹雍容华贵,姿态万千,既有海派笔墨淋漓畅快的写意神韵,又有岭南画派光鲜细腻的写实意趣。为了挑战自己,陈永康曾经花了八天时间画了一幅长达十米,包含80多个牡丹花头的作品,其功力可见一斑。

  而与鸟儿更是自幼就结下了缘分。“我父亲非常喜欢遛鸟,耳濡目染,我对鸟也很感兴趣,现在我养了十几笼不同品种的鸟,在自己家的走廊挂了一溜,一有空就在家看鸟,观察它们的生活习性,有时候一看就是几个小时,当看到鸟的动作特别动人时,还会拿起画笔把它记录下来。像小鸟站着的时候,身子是不动的,主要动的是头跟颈部,所以只要画好了头和颈部,其他部位画起来就容易很多。”老友梁君度更是对陈永康这次展出的雄鸡作品赞不绝口:“你看很多人画鸡,把鸡的两只脚画得直直的,只有一个侧面,没有什么造型。但是陈永康画的鸡不同,他笔下的雄鸡造型非常优雅,羽毛的飘飞也让画面很有动感,而且赋予了雄性的霸悍之气,让人一看就有‘雄鸡一唱天下白’的感觉。”

  尤为难能可贵的是,在为本次展览创作一幅高达3.8米的松树题材大画时,已是古稀之年的陈永康坚持爬到梯子上完成画作,爬上爬下,一画就是一整天。周围的朋友担心他,他也只是淡然一笑,说自己年轻时画布景也常常需要爬到梯子上去,早已习惯。若非对艺术创作怀有赤子之心,又怎会如此拼尽全力?

  梁君度出生在广州一个美术世家,父亲是著名版画家梁永泰,因此自幼便受到艺术的熏陶。15岁那年,梁君度听闻哥哥梁君令入读的广州美院附中请来了书法家麦华三开设书法课,便萌生了拜师麦华三学习书法的念头,“我觉得自己的字写得不好看,就央求哥哥去问问麦老师能否收我为学生,没想到麦老师很爽快地答应了,让我去他家里学习书法,还不收取学费。”

  麦老的第一堂课让梁君度至今印象深刻。“麦老师第一堂课先向我介绍了文房四宝和礼仪古法,告诉了我各种毛笔宣纸的特性、墨的浓淡变化及运用,选笔、开笔,并用中楷帮我写了个名字,让我回去对着帖字的双钩、单钩、对临各一百遍。写完之后,他会逐个字给你批改,告诉你这一撇不行,那一捺不行。为了写好字我每天都要练习四个小时的书法。”正是在麦老的严格要求和持之以恒的坚持下,几年之间,梁君度便打下了很好的基本功。

  在跟随麦老学习之后,梁君度开始探索自己的书法风格,在他看来,模仿、学习可以写得好,但最终还是要形成自己的风格,写得与他人不一样。“书法艺术是传统艺术,在发展过程中需要继承与创新。李可染曾言:‘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用最大的勇气打出来。’他说的‘打进去’就是继承,‘打出来’即是创新。”几十年来,梁君度研习钟繇、王羲之、王献之的小楷,还深入研学过唐楷和魏碑。在楷书的基础上,他自己又探索了一条由楷入行、草、隶的路,他笔下的楷、行气势苍古劲健,体势放纵,既继承了麦老构字的猷美,又在用笔上融入碑法,处处表现出北碑的雅拙,刚劲之气、旷达之风,溢于字里行间。

  在研习书法的过程中,梁君度从未放弃对书法真善美的追求,“书法是唯美的,但没有造型优美的汉字,又何来优美的书法呢?学过书法的人都知道,字的间架结构对汉字美起关键作用。”所以,梁君度对书坛流行的“丑书”“射书”现象很是反感,“‘丑书’算不上什么新形式,最初学写字的人写的都是丑字,但是这些故作姿态的书法不仅不能带来视觉上的享受,反而是感官上的折磨,它可以说是行为艺术,但不能称作书法。”

  除了求真求美,近些年,梁君度还从书法养气、助气、调息、养心的角度,提出了养生书法,“五年前,我在香港太古集团教书法,其中有一名70多岁的患过中风的学员。起初他写字时手会发抖,练了八个月,他的手不抖了。这件事给了我一个启发,就是书法能养生。历史上书法家大多长寿,比如柳公权87岁,欧阳询84岁,文徵明89岁。清代书法家周星莲在《临池管见》中也谈到了书法的养生之道:‘作书能养气,亦能助气’,对身体有很大裨益。所以我就注册了香港养生书法研究会,推广养生书法。”

  本次展览中呈现的梁君度书法作品,内容为当代爱国题材的诗词作品,在梁君度看来,“好的书法作品,内容应与时俱进,充满正能量。所谓‘书以载文’‘文以载道’,书法家的创作离不开好的文学作品。否则,作品就缺乏了内涵。王羲之的《兰亭序》不单是优美的书法作品,他所撰写的集序也是优秀的文学作品。这次展览正是想通过这些充满时代气息的诗词作品来庆祝祖国69周年华诞。”

  画家陈天和广东省粤港澳促进会文化传播委员会副秘书长何芷萱等与陈永康、梁君度合影

本文链接:http://rbbts.com/xiehua/65.html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推荐文章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