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写花 >

爱书的花痴写了什么花沈郎花木

gecimao 发表于 2019-03-07 16:58 | 查看: | 回复:

  》,读者非常感兴趣,今天聚珍君将沈胜衣著《笔花砚草集》中第一辑“寻花访柳的旅程”中涉及的花木摘出来,配以花间文人沈胜衣的实拍图、文人画家许宏泉的手绘图,图文并举,希冀在寒冷的冬日,让有情花木给您捎去些许如春的温暖。

  夹竹桃是举世闻名的剧毒植物,它的花、叶、皮、根、茎、种子、乳汁,全都含有极强毒素,可致人畜死亡,甚至焚烧时产生的烟雾、采自其花酿的蜜亦然。……但同时,夹竹桃又用作杀虫剂,还能入药,更能以毒攻毒地吸收有毒有害气体,抗烟雾粉尘等污染,可治理环境。

  枝干婆娑,高出檐际,一花数蕊,百枝齐放,周年不绝,一大观也。回视江南草木,真傀儡耳。

  竹之萧疏,桃之冶妍,在卉木中各具其胜,惟夹竹桃得兼而有之。夏日园林,获此一丛,以为点缀……洵佳品已。

  来浅水湾的本意是看凤凰木。《倾城之恋》里,范柳原在此指给白流苏看凤凰花(小说中称为“影树”、“野火花”),这种“红得不能再红了”的燃烧火花,是两人情感、心态的意象。而近读《香港文学散步》才知道,浅水湾曾经的萧红墓,也是由一棵凤凰木荫蔽的。

  这凤凰木,不开花时是绿色的凤凰,张开了若垂天之云的翅膀,它护着在她下面的人和地。一到花开,那就像在绿草地上铺了红地毡,仿佛在迎接什么贵宾。这并不确切,草地和毡,没有这样照眼明的灿烂。说是一片翡翠之上,缀上一大片红玉吧,有了那份光彩,却没有那份气势。很少有机会走到郊野里,看一路的凤凰木,铺开前红、铺开那绿,那样的气热真是盛夏里的盛况。开时烧空尽赤,落时铺地成彩。红影树真是动人的。

  在某些安好的时刻宁静的角落/朝向高高的天空有拔起的意志/但也常常依傍房子和车站/也与路人呼吸同样的尘埃。

  秋光明丽的十月,阳台上芙蓉花渐次盛开,早上是清艳的浅红,午后是沉醉的嫣红,娇媚而又大方,每开一朵都是碧空的一枚镇纸。

  芙蓉等皮造者,统曰小皮纸……四川薛涛笺,亦芙蓉皮为料煮糜,入芙蓉花末汁……遂留名至今。其美在色,不在质料也。

  农家老屋旁的荷塘,细雨中数朵白荷开放,在大片肥壮碧叶簇拥中倒也如梦如幻;几只鸭子在塘中冒雨游弋,或在高擎的荷叶下躲雨,不乏乡村风致。

  红藕花香到槛频。可堪闲忆似花人。旧欢如梦绝音尘。 翠叠画屏山隐隐,冷铺纹簟水漭漭。断魂何处一蝉新?

  曼陀罗是很好的、止痛剂,及的重要原料,又是有强烈迷幻效果的毒物,更是催情壮阳、有助生殖的,别名醉心花。它历史悠久,来头很大,广受医生、病人、君主、学者、巫师、荡妇、强盗的欢迎,其令人癫狂的功效,连大医学家李时珍都亲身领教过。

  在成都青城山,又见到了鸭跖草,清奇清幽清凉的群山中,林下道旁草丛里,不时有这漂亮的蓝花,小得很不起眼,又蓝得很刮目养眼。

  (鸭跖草)高数寸,蔓延于地,紫茎竹叶,其花俨似蛾形,只二瓣,下有绿萼承之,色最青翠可爱。土人用绵收其青汁,货作画灯,夜色更青,画家用于破绿等用。

  人生的好事坏事、流逝收获、梦醒悲欢,都在这花香果味中并存莫辨了,岁月潮浪、世情沧桑不及一树苹果,记取润心润肺的滋味,滋润回味。

  树下岁月从来静好,感谢这些年绿荫里和我一起吃茶谈天的作者和读者……客子光阴都在诗里字里消磨掉,偶尔几阵霏霏细雨,那是苹果开花结子的消息。

  【内容提要】沈胜衣的草木篇章,内容上注重植物名实的考辨、文献典籍的爬梳,文风上则以演绎幽怀心事的清丽笔触见长,厚实的史料与盈动的情致相缠绵。辑一“寻花访柳的旅程”,为旅行中外各地的植物游记;辑二“草木丛中蠹鱼忙”,乃给花木立传的植物散文(包括一组别开蹊径的农历生肖年植物);辑三“树叶间的书页”,是以植物图书为叙述对象的草木书情;辑四“一个准农人的笔耕”,则写农业经济作物,以及农书、农事的杂文——该辑是其过往花木写作之外的新领域。许宏泉花木画作,朴拙秀雅,清艳野逸,高古典丽,解花有情。

  沈文许画,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又合为梦笔生花、砚池润草的美意,故名《笔花砚草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http://rbbts.com/xiehua/69.html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推荐文章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